炼数成金 门户 创业 查看内容

腾讯首次海选人工智能项目,决赛现场我们总结了AI创业四大现状

2017-6-21 11:27|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28978| 评论: 0|来自: 量子位

摘要: 之前因为与锤子手机合作蹿红的“三角兽”,就是企业服务中主打技术研究的典型。他们主打自然语言理解和处理(NLP),锤子手机上的大爆炸、Rokid交互中的自然语言理解,都能在方案提供商中找到三角兽的身影。三角兽也 ...

工具 基础 人工智能 创业 硬件 量子

一个缩影。

6月19日,北京建国门W酒店,一场腾讯主导的海选正在低调进行:从42家已经通过初试筛选的AI项目中,再评选出最后可以进入加速器计划的项目,这是中国互联网巨头腾讯首次面向AI领域如此形式“选拔”和“开放”。

最终,在近10个小时的激烈激烈角逐后,将有20个项目进入腾讯AI加速器成为首期学员。

但这并不是一次“20/42”的概率事件。腾讯官方数据成,这42个项目是从近1000个项目中筛选而出。算得上百里挑一了。

在AI潮水全面汹涌进击的当前,腾讯AI加速器的最终项目选拔,只是2016年以来狂飙突进的AI创业创新的一个缩影。

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中国人工智能创业当下的“现状”。

现状一:企业服务行业占比较高
在量子位全天候的观察采访中,前来复试的42个项目涵盖了AI技术、智能硬件、企业服务、医疗、金融、教育、安防、零售和连锁等10多个垂直细分领域。

腾讯表示,这些项目分属人工智能的基础技术研究和产品应用两大范畴。三角兽、追一科技、竹间智能等9个项目涉及基础技术研究范畴,而聚焦场景应用的有助理来也、乂学教育、瑞为、汇医慧影、乐聚机器人、积木智能、COWAROBOT等33个项目。


更进一步,从上图可以看到,这次入围的42家公司中,有31%归属于企业服务行业,占比较高。企业服务还可以进一步细分为技术、营销等不同类型。

举例来说,之前因为与锤子手机合作蹿红的“三角兽”,就是企业服务中主打技术研究的典型。他们主打自然语言理解和处理(NLP),锤子手机上的大爆炸、Rokid交互中的自然语言理解,都能在方案提供商中找到三角兽的身影。

三角兽也在现场获得评委青睐,拿到AI加速器的直通卡,有评委向量子位透露:这样的项目之所以招人喜欢,首先是由于人才+技术垒起的竞争优势,其次是商业变现上非常直接稳定,并不需要大规模市场教育和用户推广。

然而并不意味着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项目就缺乏竞争力。

比如归属在工具领域的助理来也。这是一个罕见的由微软投资的AI项目,主打虚拟助理助理服务,为普通C端大众用户在现实世界中打造AI虚拟助理,另外隐而不宣的则是为B端企业提供智能客服等方面的产品化服务。

在拿到直通卡后,评委组成员告诉量子位,如果你是一家面向C端大众用户的AI公司,“场景”是关键中的关键,场景不仅检验用户需求,也代表着未来可以走多远。

直白来说,最优场景是之前已经有刚需,但始终缺乏良好产品解决方案的领域,如果利用AI方面的能力,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就可能跑得更快更远。

其实不难看出,此次来参赛的人工智能项目,不少属于当前AI创业中的“明星”——不缺名气也不缺钱,但在被问及为何报名参赛时,他们无一例外给出了统一的答案:腾讯的资源。

腾讯到底给了什么资源?我们在这里就不广告了。真想了解的朋友,可以在量子位微信公众号(QbitAI)回复:“腾讯”两个字。

现状二:AI关键是效率提升
“效率”同样是创业者口中的关键词。

此次腾讯AI加速器选拔,共计有11个纯“AI技术”之外的项目,他们基本来自各行各业,比如O2O、金融、安防、零售、教育和B2B企业服务等。

在被问及如何向更多人解释“人工智能”时,他们口中出现频次较高的词汇是“效率”。无论具体使用了哪种技术,不论最后如何呈现应用,核心关键所在是效率。

一家来自上海的项目,做的是旅游行业的服务,他们通过一个工具化平台,为民宿房东提供量化分析报告和智能化模型,帮助改进房东服务。

但就在民宿服务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民宿安全管理和预订效率,可以通过人脸识别等技术手段实现提升。

于是在预订、入住等过程中,他们通过搭建工具平台,找到人脸识别技术合作方,再打通联网连接公安机构,保证入住房客的证件信息和生物信息统一,从而提升入住安全性和入住效率。

该项目创始人回答量子位称,如果把人工智能非要定义为机器在“IQ”和“EQ”方面的能力,要以人的智力和情感作为衡量维度,那显然他的项目无法称之为“人工智能”。

他的观点是,在创业创新中评判“人工智能”的标准,不应该是学术定义,而应该是商业结果。

该创始人反问量子位,人脸识别算不算人工智能中的技术手段?智能化模型出品千人千面的民宿分析报告算不算人工智能应用?这些技术和应用有没有改变之前的模式、并进而带动整个领域效率的提升?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这就是人工智能。

有意思的是,他的项目在2016年2月拿到融资,但当时“人工智能”的概念并不风行,所以在整个融资过程中,更多围绕效率和商业模式在谈判。

但2016年3月AlphaGo横空出世击败李世石九段后,AI风潮瞬间侵袭各行各业,有投资人回头找到他,说这就是人工智能在旅游行业的应用啊。

现状三:融资不缺钱,背景有门槛
实际上,现场42个项目中,不少项目创立于2016年,这是所谓“资本寒冬”的一年。

不过对于现场AI项目而言,融资和融资过程并没有成为创业中痛苦的回忆。这或许和他们的项目生逢其时有关,也可能与尚处早期有关。

据现场统计,此次腾讯AI加速器复试项目中,80%以上处于A轮或A轮前期的融资状态。

而被问及上一轮融资耗时和难易度,他们言简意赅,认为其间并无太多“跌宕起伏”可讲。

量子位在现场采访多个项目后,发现三个基本特点。

第一,天使轮:人到钱到。不少创始人被问及如何拿到天使轮融资时,大部分回答均是“团队组建完成,天使轮融资”,进一步调查统计后发现,多数天使轮投资方和创始人在创业前便已相识,甚至不少创业项目,还是在天使投资方的“助推”中诞生的。

第二,A轮:行业背景投资方。相比AI浪潮之前的创业,此次加速器复选中突出展现的特点是投资方的”丰富性”,一些上市公司、行业龙头公司、或者行业背景基金,正在打破之前市场化VC垄断创投圈的局面。

比如一家做智能投顾和二级市场分析的项目,A轮投资方为一家行业相关的上市公司,而一家主打智能门锁,利用指纹和人脸识别进行开锁的项目,投资方中有之前并不在创投中多见的嘉实集团、红星凯美龙等行业巨头。

到医疗、物流、汽车和安防等领域,投资方中更是不乏此前被划作“传统企业”的公司。有意思的是,在前几年创业浪潮中,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情景,但代表科技创新的项目被传统企业投资,要么是后期发展中需要引入战略投资者,实现业务协同,获取更多资源;要么因为发展不顺,单独上市无望,被传统企业收编。

这种不同也可能是一个新时代正在到来的预示。作为中国最早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也出现在此次复试的评委席上,他表示区别于此前的纯互联网项目,人工智能将和传统领域的结合更加紧密,而对传统领域的变革,也是他判断一个人工智能项目天花板的重要依据。

第三个特点是创始人。如果说早期项目投资更多看人,那AI项目创始人确实不一样。

首先是学历高,不少创始人博士毕业,或者出身名校名专业。

其次是出身于相关行业,并找到AI技术方面的合伙人。无论是利用AI进入股票投资,还是结合AI推出智能硬件,这些创业项目,要么是AI技术本身从业者,要么就是之前在相关领域浸淫多年,对该领域内的人、事、资源和结构等一清二楚。

当然,这也一定程度上能够解释,为何不少项目在早期就被一些传统公司锁定并投资——技术有不同,人却来自同一个圈子。

再次,BAT出身的人员比例较高。现场项目中,不少创始人告诉量子位,之前自己或合伙人,曾经在BAT任职,希望通过创业单点突破,解决大公司大组织中比较难推动的创新。

这或许也是中国特色,如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所说,美国科技公司的人才大多来自高校,特别是硅谷,斯坦福、MIT、伯克利、CMU等高校输送了源源不断的人才,甚至不少项目直接来自高校的毕业生和肄业生。

“虽然中国的教育没有造就美国硅谷这样的情况,但中国同样有三所非常优秀的企业大学,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所并称的BAT,正在为中国创业创新培养远远不断的人才。”

可以佐证的是,从项目地域分布归属,也能发现这一特点。

现状四:深圳北京仍是重镇
从量子位获悉的复试名单来看,42个项目中,深圳16个,北京12个,上海5个剩下的还有来自杭州、南京、苏州,武汉、广州,甚至香港的项目。


谈及地域带来的优势和不足。来自深圳的项目爱智慧科技CEO梁新刚说,深圳硬件基础好,感知智能等方面发展很快,整体城市创新意识也浓厚,对于人工智能接受度高,不需要市场教育和普及,但认知智能方面可能还有局限。另外在人才方面,既没有北京互联网公司充足,高校人才方面也相对欠缺。

而来自杭州的项目慧川智能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项目慧川智能在评选现场获得了全票通过,拿下PASS卡,但他表示人才方面还是有所不足,需要进一步想办法。

他不讳言阿里巴巴给杭州带来的人才吸引力,但这还不够,因为在围绕“人、钱、、资源和成本”等多项创业均衡竞技中,从阿里巴巴挖人出来难度不小,他羡慕高校聚集的北京。

然而,北京的项目同样面临人才紧缺的问题。来自北京的项目三角兽,堪称明星项目,但对快速找到富有经验的技术人才仍然深感头疼,面对巨头竞争,他们把目光放到硅谷和高校。

这也是目前解决人工智能人才短缺最主要的方式。

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林中华告诉量子位,在帮助被投项目解决人才问题时,一种方式是前往硅谷,开设实验室、研究室、分中心等,招揽那些有意向但回国不便的人才;另一种方式是挖掘“菜鸟人才”,通过校招,甚至实习培养等方式,把数学、物理和算法方面的人才提前揽入囊中;最后一种则是挖掘高校和科研机构中的教授、研究员,担任首席科学家和顾问等角色,借助他们的专业知识帮助企业成长。

评选现场,王小川对目前的人才问题也深有感触,但与众不同的是,这位搜狗公司CEO感叹人工智能浪潮给他带来的人才损失。他满脸无奈地告诉量子位,在AI汹涌而至的当前,搜狗员工也在面临不断出现的机会诱惑,甚至搜狗离职创业的比例,也比之前提升。

在此之前,清华+搜狗的模式延续多年,搜狗几乎是中国互联网人员组织更为稳定的公司之一,不少员工清华毕业即进入搜狗,然后8年、10年成为各条业务线上的骨干,中间少有跳槽。


OMT:你项目如何落地?
当然,在每一个拿到PASS卡直接入选的项目出现后,量子位也都与他们进行了交流,被问及什么问题最被关注是:商业落地成为更受关注的问题。

这些举牌发出PASS卡的评委中,有腾讯副总裁、产品经理林松涛,有搜狗公司CEO王小川,也有薛蛮子、李丰,林中华、岳斌等知名投资人,对于他们来说,AI创业在技术方面的门槛顶点已然成为过去。

现在,是时候深切关注如何落地、商用,让AI带来更大的商业回报和社会回报了。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炼数成金创业营北京群群号263673581
炼数成金创业营上海群群号317492586
炼数成金创业营广深群群号31749256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8-9-20 04:07 , Processed in 0.163203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