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数成金 门户 商业智能 芯片 查看内容

急进的中国半导体:四座城四个目标

2018-7-12 14:58| 发布者: 炼数成金_小数| 查看: 20368| 评论: 0|来自: 商业周刊

摘要: 两个大时代,西进中国大陆的台湾半导体人,命运却大不同。2000年初期,二百五十位联电系统内的菁英,在当时最有接班相的「联电太子」徐建华领军,到苏州盖和舰厂,但遭台湾调查、起诉,他们的上市配股梦也跟着破灭。 ...

网络 工具 存储 安全 芯片

18年,从异域孤军到「高级佣兵」
两个大时代,西进中国大陆的台湾半导体人,命运却大不同。2000年初期,二百五十位联电系统内的菁英,在当时最有接班相的「联电太子」徐建华领军,到苏州盖和舰厂,但遭台湾调查、起诉,他们的上市配股梦也跟着破灭。这群人,如当年国共内战后遗落泰缅边界的异域孤军。中国大陆不重视,台湾公司无安排去处。事隔十多年,美中贸易战下、中国大陆「全民大炼芯」拼搏半导体产业,一切风云变色。不仅沉寂多年的和舰顺势翻身,计划在中国大陆A股上市,

新一代台湾高级佣兵也出现了。他们是烧热「中国芯」炉火的核心部队,却象征台湾含金量较高、最后一批关键人才的出走。

南京高铁站,串联南京、上海与合肥成为中国大陆产值较高的长三角半导体聚落,催生更受瞩目的中国大陆大炼芯舞台。(摄影者.陈宗怡)

一、中国大陆最成熟半导体聚落:上海

崛起年代:约2000年
主力发展领域:晶圆代工、IC设计

代表企业:中国大陆规模较大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华虹宏力、华力微电子、联发科竞争对手紫光展锐、华大半导体

傍晚5点,我们在中国大陆晶圆代工龙头中芯不时听见台湾口音、看见员工下班。原来中国大陆半导体业待遇不比网络、金融业,员工多准时收工,但此景可能改写。

我们的第一站,是上海。这里是中国大陆最成熟、产值较高的半导体聚落,包括中芯、当年(2000年)台塑二代王文洋投资成立的宏力半导体,联发科的中国大陆对手展讯,都将总部设于此。

2016年,上海半导体产值破人民币千亿元(约合新台币四千七百亿元),约占全中国大陆大陆半导体产值23%,是中国大陆较大的半导体基地。

物理距离上,上海离台北仅有约一个半小时航程。但,近两年到上海的半导体人,他们跟台湾的心理距离,却是终生不再回台任职的准备。

他们的脑袋,牵动上百亿利益去向
一位在中国大陆晶圆代工厂任职近十年的台湾人告诉我,如今大家西进中国大陆,除了机票,还有另一个文件相伴:前东家寄出的存证信函。

因为,大家脑中的硅智财(IP),动辄牵动数十亿元的利益,有可能颠覆一间公司,甚至一个产业的命运。

「这边六十个人全收到了(存证信函),全收到了!」在张江科技园区的一间咖啡厅里,一名登陆近十年的受访者刻意压低音量、用录音笔几乎收不到的气音对我说。这批人登陆后都被警告,不得泄漏营业秘密,「他们家里都打电话问,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怎么会接到存证信函?」

这六十人就是从台湾过档大陆厂商的工程师。

突破二十八纳米制程,可能带来多少利益?
以联电为例,其去年二十八纳米制程订单,就贡献营收至少逾新台币220亿元,而台积电的二十八纳米即使已量产七年,去年仍占其营收23%,约当于2250亿元。华力微只要从前两者手中分得5%市占率,每年便有逾120亿元进帐。

另一个的例子是,记忆体厂南亚科技六月二十二日宣布,控告一位离职的工程师,涉嫌窃取营业秘密到中国大陆任职。南亚科认定,如果对手使用该技术,可能获得超过新台币三十八亿元的利益,相当于南亚科今年第一季近五成净利。

正因为这群佣兵,动辄牵涉数十亿、上百亿利益,并让中国大陆加速威胁台湾半导体业,因此得背负台湾社会不谅解的眼光。

中芯成立18年,台湾员工从初期上千名到如今约100人,宿舍附近4、5间以台北为名的餐厅聚集,为他们一解乡愁。

拼高薪舞台,面对同乡「好像叛徒」
一位已离开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人,被前东家控告四项罪名。在法庭上,「法官的态度就只差没指着我说:你对不起台湾。」另一位在中芯任职的台湾人也回忆,他回母校跟学弟妹分享中国大陆工作经验时,「好几个学弟问的问题,会觉得,你好像叛徒。」

能完全同理这群台湾佣兵们心情的,是来自韩国的半导体人。韩国人的民族主义更浓,更不能容忍「背叛」,几乎到中国大陆的韩国半导体业人才,都已经做好不再回家的打算。

根据每年经手上百名中高阶半导体人才猎头案的智理管理顾问公司,与半导体业内人士推估,目前约有两千位台湾半导体人在中国大陆企业任职,另外并有一千人在中国大陆公司设于台湾的据点工作。

这三千人,多数是高阶经理人或研发人员,以全台湾半导体业研发人员共约四万三千三百人来看,约占六%到七%。

高薪与舞台,是吸引这群人到中国大陆的关键之一。

中国大陆这么迫切需要他们,因中国大陆是全球较大的芯片消费市场,每年进口芯片金额超过原油。然而,过去十多年,中国大陆网络公司轻资本、赚快钱的思维,让他们之前看待半导体产业时,认为这是「傻子做的事」,因为这产业动辄得投资上百亿美元、一个技术得蹲三到五年才问世。

现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人才与技术缺口,更明确的被凸显。

傍晚五点多,我们看着中芯国际门口出现大量下班人流。我好奇,这一次中国大陆砸入人民币千亿元、从台湾与世界各国引进人才,它就真会如张忠谋所述:将进步得非常快吗?

二、最被看好的大炼芯基地:合肥

崛起年代:2015年后
主力发展领域:记忆体、IC设计

代表企业:合肥睿力(旧名长鑫)、晶合集成(台厂力晶与合肥市政府合资)、台湾的联发科、群联电子、世芯电子都在此设子公司

周志铭(左2)领军的兆联是半导体废水处理隐形冠军,他说,近年跟着台积电在中国大陆建厂「知名度大爆炸」,客户从南京到合肥都有,让他一年得往返两岸近30趟。

技术被学走仍要去?周边包商:「中国大陆半导体像唐僧肉,全球都想吃一口。」

一早八点,我们从合肥西南方的市郊前往四十分钟车程外,初期投入近新台币2500亿元兴建的记忆体厂合肥睿力(旧名:长鑫)。

这座由合肥市政府出资的厂,是华亚科与南亚科赴大陆工程师的最主要去处。其执行长王宁国出生南京,但在台湾成长,华亚科退休的资深副总经理刘大维也在此工作。

每一张晶圆厂设计图,都得上缴
这座占地六万平方公尺、比台积电厂房都还大的晶圆厂,其核心工程,如无尘室、机电、废水与气体回收等等,都由台湾包商承揽。

专营半导体厂废水处理的兆联实业中国大陆区总经理周志铭,指着大家在晶圆厂旁盖起的一栋栋工务所说,这里就像个小台湾村,所有叫得出名字的台湾半导体工程商,例如:帆宣、亚翔、汉唐等公司都来了。

中国大陆如今是「全民大炼芯」,包括天气冷冽、不适合晶圆厂运作的吉林,或四川省自贡市等无产业群聚效应的内陆城市,都想盖晶圆厂。其实不只台湾人,三星、美光、英特尔等厂商也早已插旗。估计中国大陆现在至少有四十座晶圆厂正在运作。

两位受访者对我说:政策力挺下,中国大陆半导体就像块唐僧肉,不只台湾,全球的厂商都想吃上一口。

当各国的企业与佣兵都聚拢到中国大陆这座舞台,确实正催化中国大陆半导体快速发展,目前IC设计和记忆体领域,几乎已和台湾打成平手。

企业前来中国大陆参与「全民大炼芯」盛世,其实都清楚技术会被学走的代价。

「不耽误、不懈怠!」这里是合肥睿力整建中的工地

当地台商透露,在中国大陆做工程,都得以审核工程安全为名,上缴一份设计图给官方,「图样都要给官方盖章,所有图都会被看到。很多人很会藏,但你就算藏,他(中国大陆)还是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厂商不只为了利益,更为了防守而来。因中国大陆可能为力拱自制芯片,而补贴中国大陆供应链,尽可能减少对外采购。担任半导体工程公司顾问的环宇财富合伙人洪炳宏说,「你不赌,就没有赢的机会……。」

富贵险中求。懂「分寸」,成为佣兵们必要的生存术。

合肥睿力的包商工务所至少有10家台湾供应商,我们碰到的兆联员工和来自台湾的太太在此打拼,是大炼芯时代下人才移动的缩影。

佣兵生存术:当免洗筷、少点意见
一位曾在中芯服务逾十年的中高阶主管说,他的原则是不参与国家项目、公司内要盖章负责的事情,他不碰,「来这边你就是佣兵,不要太有意见……,要负行政责任的,台湾人还是比较敏感。」

也不只一位受访者说:「要把自己当免洗筷,不要想(在中国大陆)做到退休。」

这群半导体人很清楚自己脑中的技术有赏味期限,不少人设定在中国大陆的职涯就是五年、七年。因为在中国大陆若不能持续进步,贡献完在台湾所学,约满后,下场只有接受降薪、资遣,或像下楼梯,再继续往更次等的中国大陆公司移动,继续卖自己原本会的技术,成为半导体游牧民族。

当中美关系越趋敏感,台湾佣兵们如同行走在钢索上。一位台商举例,近两年合肥睿力从台湾大量挖角后,部分工程师带枪投靠,涉嫌泄漏营业秘密,但这个事实就不得而知。去年遭美光提告,中方已经暂停雇用跟给薪,要被控告的工程师解决官司诉讼后,再复职。

合肥让我看到,当大量资金与人才齐聚中国大陆后,它正在为「全民大炼芯」添加薪火。然而,当中国大陆加速前行时,这是否代表台湾半导体业人才流失,只是开端……?

三、对抗美日韩的记忆体重镇:武汉

崛起年代:2016年后
主力发展领域:记忆体

代表企业:长江存储(紫光与武汉新芯联合)

ASML的光刻机入驻长江存储

我们进入武汉,跟上海相比,这里的工作节奏明显加快,受访者比喻:「这里就像90年代的竹科。」

这里像外商,一成员工是外国面孔

武汉,是中国大陆对抗美、日、韩的记忆体国家队──长江存储之基地。在机场,可以见到许多日本人,多半是来支援该公司的协力厂商。

这个新兴的中国大陆记忆体基地,目前有约三千名员工,其中一成来自世界各地,不只台湾,更有日、韩、新加坡与美国的佣兵。

一位曾经在此任职的台湾中高阶主管说,这里与其说是中国大陆公司,更像外商,每周固定召开的主管例会,与会二十人中,有八成的人母语不是中文,「都要用英文开会,而且在这里,什么人都看得到,连坂本幸雄(已破产的日本记忆体厂尔必达前社长)也来过。」

身为国家队,在此工作的格局也不同。台积电近几年,每年平均约110亿至12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已经是全球罕见,但长江存储所做的规画,却是五年880亿美元。

在资本为后盾、愿景为燃料的催化下,该名中高阶主管举例,他曾要求部属做一张全球供应链地图,在台湾,这可能需要花一星期整理,但他在中国大陆交办后,隔天,这张地图就挂在办公室上,「现在这边的年轻人很有『中国芯』情怀,他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骄傲的事,完成民族大业。」

每天他们都在跟时间赛跑,和成熟的上海聚落不同,在这里,加班到午夜是常态,就像分红费用化实施前的竹科。

台湾在停滞,四、五十岁的人很彷徨
其实,我们访问的这群经理人,来中国大陆并不只为了钱,还因为台湾发展已停滞。

「在台湾半导体业,四十五到五十五岁的这些人,很彷徨,大部分公司没有在扩充……,你可能五十岁当部门经理,就当一辈子啊!」一位台籍经理人表示。

以制造端来看,联电上一次在台湾有新厂动工已经是六年前,力晶、旺宏更都已是八到十年以上的事情。在设计端,以台湾前三大IC设计公司联发科、瑞昱和联咏而言,十年来平均每位员工贡献的获利,都大幅衰退。单联发科,十年就衰退92%。

一边在衰退,一边在蓬勃。一直仰人鼻息的台湾记忆体业员工,感受更深刻。这次中国大陆开打,大家希望能有机会跟老大三星与美光大干一场!「给我十年,我很有机会把技术跟产品达到世界水准。」该名经理人说。

我们问,「你认为人才来中国大陆的情况会持续下去?」大家的回答是:未来五年,情况只会加剧,但却不会无限制的延续下去,因为五年、七年后,当中国大陆本土人才备齐,也就不再仰赖佣兵了。

当人才根基松动,接下来的台湾,该怎么办?

四、台积电12吋晶圆厂落脚处:南京

崛起年代:2015年后
主力发展领域:晶圆代工

代表企业:台积电落脚后,吸引200间半导体企业,包含紫光集团、欣铨科技、ASML、创意电子

窗外这3栋人才公寓,是台积电500位外派员工在南京的家,特区内因台积电设厂而开的台商学校,也早已开始招生。

两年前,这里黄土一片……今年,台湾半导体产值恐被超越

最后一站,我们到了中国大陆更受瞩目的半导体新聚落南京,这是台积电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座十二吋晶圆厂。

两、三年前,台积电南京厂所在的浦口特区还是黄土一片,如今不仅盖起一栋栋的高楼,台积电新厂的圆形建筑体,就像一个发光的太阳,吸引上下游约两百家厂商进驻,从IC设计、设备商到化学原料等等,应有尽有。

两百家上下游厂跟着来,像种下种籽
里昂证券半导体产业分析师侯明孝预估,四年内,中国大陆市场占台积电营收很可能超过两成,将是台积电重要的成长引擎之一。

台积电南京厂对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而言,就像一颗种子。目前,南京厂所生产的16纳米制程,领先中国大陆其余数十座晶圆厂,中国大陆政府期待,人才与技术能从台积电外溢,加速中国大陆企业升级,从一座厂,扩散成一百家供应商,再扩散成一千个、一万个人才。

在台积电建厂后,全球许多供应商也跟着移动到南京,来自荷兰的半导体微影设备商艾司摩尔(ASML)便是一例。

艾司摩尔办公室二十四位成员中,有六位来自台湾,负责主管该办公室的区域经理黄群恩从台湾外派,自认不像佣兵,但他外派这两年的重要任务,除了服务好台积电南京厂,便是得带起中国大陆本土的同事,让他们未来能执掌南京办公室,独自服务台积电,而他则功成身退回台。

为此,他们也将中国大陆同事送到台南受训,有些人甚至一待就是半年。「台湾人真的很敬业,」曾在台南受训半年的一位中国大陆员工说。

这是我们第二次拜访浦口特区,去年九月采访时,台积电的厂区还在进行收尾工程,门口三三两两的停放着货柜车,将厂内需要的机台、设备进厂,如今这座厂已开始量产。从建厂到量产,只花了二十个月,比其他公司至少快上50%。

在新冷战时代,当美国钳制中国大陆科技的攻势越猛烈,中国大陆招揽半导体佣兵西进的力道,也只会越强悍,没人挡得了。

二、三线台厂,势将加速淘汰

台湾该如何看待此事?
我们得认知:这虽不会动摇根本,但会加速半导体产业的两极化发展。

若一个产业人才不足,人会如漏斗状,先往顶尖公司流动,让产业的中后段班面临揽才危机。当大量半导体佣兵西进,首当其冲的会是中后段班企业。

未来很可能的情况是:顶尖人才持续留在台积电与联发科等一线公司,但二、三线以降的台湾半导体企业,会因缺少人才活水,加速被淘汰。

面对未来,我们可以对中国大陆更开放。

不只一位半导体业高阶主管急切呼吁,台湾不应干涉中国大陆资本入股台湾企业,「你如果不把现在手上的东西卖出去,换钱,怎么有资本投入新的领域?」

但,我们也可以选择不再只倚赖中国大陆,而是布局全球。

专长于企业购并的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合伙律师黄日灿近期不断疾呼,台湾产业必须:「Go beyond China(走出中国大陆)」,也就是积极分散布局、探索中国大陆以外的市场。「我们现在在大陆已经没办法一厢情愿了,你想赖着不走也难,这就是个wake up call(警钟)。」

台厂未来:走出中国大陆布局全球
他举例,如台厂环球晶圆,近十年透过持续购并欧洲、日本等厂,分散布局与营收来源,近几年内销,加上美洲与其他地区的销售,已超过五成。「环球晶圆现在已经不靠大陆了,完全两样。」黄日灿表示。

过去,半导体产业为台湾罩上一层「硅屏障」,意指,为了不让全球IC产业断链,各国会努力维系台海安全。如今,这层硅屏障在中国大陆半导体崛起下已逐渐薄弱,台湾的半导体产值很可能在今年被中国大陆超越。

一场美中新冷战,间接加速两岸半导体竞合的演变。每个时势的改变,机会与威胁总会相伴。

我们虽然阻挡不了人才的离开,但我们可以去养成更能吸引新人才的沃土,为产业找到新的出路。

例如兆联,这两年因承揽台积电南京厂工程,在中国大陆知名度倍增,现在是「事求人」,一直有客户上门探询。周志铭一面赚中国大陆财,一面想:能不能把在这赚的钱,拿回台湾研发新技术,让自己永远跑得比对手快。台湾,能否更朝利基的技术深耕?

甚至,我们也看到新兴的半导体企业在兴起,他们一开始就用混血式的人才组合与战术,逐鹿全球市场,带来惊喜。

更严苛的竞逐,对台湾不是坏事,对人才亦同,它正逼我们清楚正视自己的价值,并做出行动,改变。

声明:文章收集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及时处理,谢谢!

欢迎加入本站公开兴趣群
商业智能与数据分析群
兴趣范围包括各种让数据产生价值的办法,实际应用案例分享与讨论,分析工具,ETL工具,数据仓库,数据挖掘工具,报表系统等全方位知识
QQ群:81035754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8-9-21 20:18 , Processed in 0.189209 second(s), 24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