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数成金 门户 创业 企业文化 查看内容

最适宜工作的公司——SAS

2013-9-13 15:45| 发布者: 天空之城| 查看: 40573| 评论: 2|原作者: 网络转载|来自: 财富中文网

摘要: 你如何能够在不发股票期权的前提下打造一家技术巨擘?SAS为员工提供的灵活性和福利已被传为佳话,以至于谷歌都以它为榜样。

服务器 编程 统计学 SAS 企业文化

长期担任CEO的吉姆·古德奈特在SAS公司园区的一幅壁画前。
(摄影:Gregg Segal)

    SAS的员工肯定感觉浑身舒坦。每周都会有数十名员工在公司约6,130平方米的休闲和健身中心享受按摩。按摩并不是免费的,不过 每小时只需55美元,而且这还是税前的价格。由此带来的便利却是无法衡量的:拾级而上,便是健身房、举重房、桌球厅、桑拿房、美发室、美甲室,以及在相当 于奥运会比赛用的泳池里做水上踢拳。(旁边贴着运动须知:“请着泳装”, “上课勿带手机”。)这里有普通按摩、瑞典式按摩、矫形按摩和肌筋膜放松——所有按摩服务都是为了让员工“增进对自己身体的认识,行动起来更轻松、更自 由”,并且能“增强体能、减轻疼痛、放松身心、促进健康”。

    我对统计数字、商业分析、数据采集或计算机编程知之甚少,但今天我和充满幻想的SAS员工一样,感觉好极了。吃过丰盛的早餐,在SAS公司 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罗利市占地300英亩的公司园区的橡树林中转了一圈之后,我亲身体验了本·富兰克林(Ben Franklin,是的,他也酷爱风筝)的服务,富兰克林是位有资质的按摩师,此前他在南方贝尔公司(BellSouth)做过28年的工程师。“我着重 按摩你的前胸的上半部分和颈部。”他在禅宗音乐的伴奏下平静地对我说。“你感到压力从身体里释放出来了吗?”是的,我感觉到了。《财富》杂志,或者其他数 不清的美国公司肯定不会给我提供这样的服务,尤其是在当前环境下。

    尽管媒体关于硅谷各公司福利待遇优厚的工作环境的报道屡见不鲜,但这却是在相对落后的美国南部,这里的员工也享受着丰厚的待遇。SAS不仅 是世界上最大的私营软件公司——营业额为23亿美元,相当于上市公司财捷(Intuit)的规模——而且还是公司福利方面的楷模。事实上,当SAS的客户 谷歌(Google)在几年前制定公司园区的福利安排时,就曾以SAS为模板。从13年前《财富》杂志开始评选最适合工作的公司以来,SAS公司(英语发 音为sass)年年入选这项排名。但今年却是首次荣膺冠军。公司在满足员工需求上的慷慨大度也许会让吝啬的公司感到胆寒,但SAS公司CEO吉姆·古德奈 特(Jim Goodnight)却说,公司的政策带来了宝贵的商业价值。“我最有价值的资产每天都会开车离开公司大门。”古德奈特喜欢这样说。“我的工作就是确保他 们还会回来。”他这样做并非出于宽容大度,而是完完全全的实用主义,甚至还有些不择手段。SAS公司员工的平均在职工作时间是10年;有300名员工至少 工作了25年。2009年,SAS公司员工的年流动率为2%,而软件行业的平均流动率大约是22%。在SAS美国公司的员工队伍中,女性员工占45%,她 们的平均年龄为45岁。

    现年67岁的古德奈特据说是北卡罗来纳州最富有的人,从外表看去他并不像是这种罕见的企业文化的设计师。持有统计学博士学位并且当过教授的 古德奈特喜欢用数据说话,而且性格古怪,他一点也不像菲尔博士(Dr. Phil)描述的那样感情丰富。我与他相处两天得到的纪念品是一张他的贴膜名片——“古博士的21点纸牌”,上面用图表注明了如何处理与发牌者之间的任何 牌局。[我还得到了他于1975年在《美国统计学家》杂志(The American Statistician)上发表的优秀论文《零记忆战略的最优化和四副牌21点游戏的准确概率》(Optimum Zero-Memory Strategy and Exact Probabilities for 4-Deck Blackjack)的影印本。我把它翻译完了就告诉你。] SAS公司的许多人更乐意称他“古德奈特博士”,而不是吉姆。他在公司的理发室理发——“这样我可以节约35分钟的路程”——但你绝不会看到,比如说本· 富兰克林给高1米93的古德奈特按摩前胸的上半部分和颈部。相反,古德奈特也许正在路上与世界各地的1.7万名机构客户交谈,或者是不时通过SAS公司的 电视节目工作室与他们交流。他和妻子安(Ann)住在公司园区内一幢有着乔治王时代风格的高大砖结构房屋里,这里离庞大的太阳能发电厂不远,SAS公司修 建这个发电厂,是为了把电力卖回给当地社区。

    尽管在下属眼中他是个偶像级的人物——而且大家都知道,他会给每一位乘坐公司波音737专机的人带Bojangles饼干(这架专机可搭载25人; 古德奈特还有3架小飞机,以及一架直升机)——但他独特的领导才能并非体现在乔布斯式的集会或者韦尔奇式的宣言中。他的回答一般只有两个字,除非用一个字 就能说明问题。他最喜欢编程,把编程比作拼图游戏——对他而言,CEO的所有事务都差不多,相比之下他更喜欢编程。很多人知道,当“我无法再从他们那里了 解到更多情况时”,他就会离开会场。在公司园区内参观时,他把有氧健身房形容为“人们躺下来异想天开的场所”。杂志的人物专访似乎总是把“身材修长、言简 意赅”当作对他的敬语。“他是个热心社交活动、性格内向的人。”一位在公司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员工说。

    古德奈特说,“神奇之处”并不是他的公司慷慨大方,而是为什么其他原本应该通情达理的公司没有这样做。学者们证实,他的政策增强了创造力, 集中了注意力,并且培育了强烈的忠诚度——尽管SAS并不以业内薪酬最高的公司而闻名,而且也没有为员工提供股票期权。福利补贴是体现公司慷慨程度的最显 著指标,但从根本上看,它们只是以信任为基础的公司理念的一部分。SAS的员工没有工会,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的邻居既好奇又羡慕——他们想知道:这个地方 是否真的是乡村俱乐部?另外顺便还想打听一下:我该把简历寄给谁?(2009年SAS招聘了264名员工,每个公开招聘的岗位都收到了100份求职简 历。)轻松生活的理念让那些公司内部成员感到失望。“也许有人认为,由于SAS拥有家庭般的工作氛围,并且提供优厚的福利,因此我们不必辛勤工作。”对外 通信部门的贝夫·布朗(Bev Brown)说。“但是这里的人真的很勤奋,他们受到激励,要精心照料对他们关心备至的公司。”

    SAS公司的总部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小山上,对于这里的4,200名员工来说(此外公司还有近7,000 名员工,他们基本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工作),公司工作环境的舒适程度令人不可思议。员工通常一周工作35小时;根本没有人力资源部的人监督病假情况(员工 平均每年请两天病假);而且许多员工可以自行制定时间表。“我们不会像对待罪犯一样对待我们的员工。”人力资源副总裁珍·曼(Jenn Mann)说。除非你是门卫或是负责维护工作的,否则没人在意你是9点还是11点上班。一旦来上班,你就会在这儿工作一天——而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正如一些人所说,SAS是个“金丝笼”;在公司园区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处古老的墓地,因此有人开玩笑说,其实你永远也不必离开公司。公司有两 所享受补贴的幼儿园,负责照顾600名儿童,此外还有夏令营。除此而外,公司园区内还有干洗店、汽车装饰店、UPS取件点、书店、静思园、现成的报税准备 机和矫正诊所。公司内还有3个享受补贴的餐厅,每天提供500份早餐和2,300份午餐——此外还可提供外卖,供员工带回家;有一个餐厅还有一位钢琴师, 员工可以点歌。如果你的孩子在公司上幼儿园,中午还可以带来吃午餐。之后感到饿了?在公司园区大同小异的20幢建筑里均有厨房,这里免费提供丰盛的小吃。 例如,周五提供Krispy Kremes甜甜圈,周三提供M&M糖果。为了帮助减少糖分的摄入,公司还组建了各种各样的、在上班期间活动的体育协会。

    对许多员工来说,最好的福利是设在公司中心位置的保健中心,与SAS公司的其他建筑物一样,它与竖立在外面的色彩缤纷的巨型雕塑有 一定的距离。通常,中心的办公时间是早上8点至下午6点,这里共有56名员工,其中包括4位医生、10名执业护士、营养师、实验室技术员、外科临床医生和 一名心理医生(他会针对抑郁症或性瘾开展短期治疗)。尽管你无法在这里进行心脏移植手术——这个保健中心其实是家诊所,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如注射预防过敏 的针剂、孕检和验血等——但这里的所有医疗服务均对员工免费,这项措施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甚至没有结算部门。”公司保健服务主任盖尔·艾德考克 (Gale Adcock)说。“我们只对一件事收费——如果你未能如约而至,而且没有提前通知我们。这项收费是10美元。”去年,SAS公司90%的员工和他们的家 属——其中也包括古德奈特——来中心就诊4万次。SAS公司说,该中心的预算是450万美元,不过它每年还是为公司节约了500万美元,因为员工不必花费 时间排队等候,而且更乐意在该看病的时候去看病,此外SAS的医疗服务还比外面便宜。在美国,人人都对医疗体系怨声载道——但SAS公司的员工也许是个例 外。

    紧邻的“工作/生活”中心和“健康”中心提供的项目种类之多,令人吃惊,这些课程是为了鼓励员工在一天之内保持“平衡”。除了大家 都能想到的普拉提和Zumba健身操及双人瑜伽之外,今年冬季这里还开设体重控制、戒烟、阿巴拉契亚山路远足、和声疗法、香氛疗法、Wii游戏机保龄球、 萨尔萨舞健身操、克罗克电锅烹饪、“跳水”电影(你坐在池塘的小船里看电影)及如何记日志等课程。工作/生活中心的一些课程还放在了专门的网络服务器上, 这样员工家属和退休人员也能远程听课。

    业余时间,公司会在牛仔竞技场、杂技团和怪兽卡车(Monster Jam Trucks)比赛场组织SAS家庭之夜。工作/生活中心的项目还涉及家庭问题,中心针对收养、离婚、特需儿童、青少年培养和挑选有吸引力的学校等内容组 织研讨会。SAS有一个“爱心储藏室”,可以提供轮椅和助步架,它甚至还聘请顾问,就长期照顾老年人的问题提供指导。嗨,伙计,情人节游泳马上就要来 了!SAS公司70%的员工至少参加了其中的一项活动。当然,真正的挑战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里完成你的工作。

    1976年古德奈特与他人一同创建SAS公司时,SAS代表的是统计分析系统(Statistical Analysis System),该系统指的是上世纪70年代初古德奈特和北卡罗来纳州州立大学的几位同事共同开发的深奥的“商业智能”软件。古德奈特意识到,学术机构对 于他的软件的发展潜力约束太多,于是便离开学校创建了这家公司,直到现在他还持有公司2/3的股权。

    起初,他开发这款先进软件是为了分析农业数据,以便增加农作物产量。SAS公司说,现在《财富》美国500强公司中有79%使用该软件,目 的是从公司收集的数不清的数据中挖掘出一些规律性的东西,这些公司遍布各行各业。美国国内的零售商借助SAS预测最佳的建店位置,并且决定这些商店在什么 时间、以何种价格出售哪些商品。银行既利用SAS的软件侦查洗钱行为,也利用它发现谁最有可能对新信用卡的宣传做出反应。保险公司用SAS的软件甄别骗保 行为。制药公司能够更准确地评估药物测试结果。棒球队能够为不同的比赛制定理想的票价。政府和高校也在使用该软件;人口普查局用SAS软件分析其数据。

    SAS公司说,全世界的数字化数据每天增加3倍,海量数据足以淹没大多数公司:即便它们能够跟上数据的增长,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 些数据。信息不再只是以传统的方式存储在计算机的文件夹——譬如库存数据、销售数据及购物者的消费记录等——之中。现在的信息也许是网址流量、搜索历史、 社交网络行为、基因组序列,以及视频和音频监控记录。对于古德奈特及IBM、微软(Microsoft)和甲骨文(Oracle)等想方设法瓜分SAS的 业务的软件巨头来说,数据的增长是个诱人的机遇。(上述3家公司既是SAS的竞争对手,也是它的客户。)

    古德奈特“在银行中有10亿美元”,而且园区里一幢新的办公大厦正拔地而起,即便如此,他仍在继续投资。在这家量化分析精英荟萃的公司里, 他把超过1/5的收入用于研发。SAS公司的营业额连续33年保持增长,在2009年达到了23亿美元,7年内几乎翻了一番。SAS不依赖某个单一地区市 场: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的营业额与美洲地区大致相当。公司的利润率达到了两位数。古德奈特说,鉴于年景不佳,2009年的经营数字值得骄傲,公司没有给 员工加薪,但也没有解雇任何人。

    也许正是因为有了如此稳定的发展和成功,古德奈特才可以免费提供这些诱人的福利,尤其是没有公司股东会对他吹毛求疵。不过,SAS 早就未雨绸缪了。创建伊始,SAS就制定了灵活的每周35小时工作制和利润共享的制度,以及周一提供新鲜水果等员工福利。四年后,公司受到一位员工的触 动,创办了托儿所,因为这位员工在休完产假后准备做全职母亲。1984年,当SAS公司的营业额还只有5,000万美元时,就开始为当前这种企业文化奠定 基础了,公司设立了娱乐和健身中心及第一家餐厅。“在最开始的时候,它只是顺其自然。”古德奈特回忆说。正如他曾对别人说过的那样:“心满意足的奶牛才会 产出更多的牛奶。”他还非常喜欢把未来的利润返还给公司这一想法。“与其给政府缴税,我还不如把这些钱花在我的员工身上。”

    SAS之所以如此醒目,是因为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在北卡罗来纳州有大学篮球赛、全国运动汽车竞赛协会(NASCAR)、户外烧烤和音乐。尽 管这个科研三角地带是重要的高科技引擎,但它在培育特殊风格方面并不见长。要想有风格,你该去硅谷,在那里,服务器旁边就摆着桌上足球,拉布拉多犬在走廊 里跑来跑去追逐飞碟。(对于为什么不允许带狗,古德奈特是这样解释的:“嗨,那样的话每个人都会想着把自己的马牵来!”)塑造员工之家的理念并不是硅谷想 出来的,但在社会公众对其的想象中,这样的特殊气氛是核心内容(此外每个街区都有个亿万富翁,每个车库都有满脸青春痘的创业家)。当你在SAS公司提供的 各种菜单中尽情挑选,或者在工作日观看Scared Hitless(排球队)以及I Signed Up for What?(橄榄球队)打比赛时,你会禁不住反复琢磨一下,以确信自己不是在北卡罗来纳州。

    古德奈特拒绝与硅谷做比较。诚然,公司的确有一些行为古怪的人,例如,用SAS的软件赢得赌马比赛的员工;古德奈特本人在办公室及走廊对面的会议室 里收藏着珍贵的岩石和矿石。但是他说,这种纯属个人行为的怪癖很难让SAS成为东部硅谷的典型。首先,他的人才主要是统计学家,而不是工程师或MBA。他 们在办公室里办公,而不是坐在一眼望不到头的格子间里。他说,更重要的是,他管理的是一家理智的公司,它对通宵达旦的工作方式嗤之以鼻。虽然员工也在家里 查看黑莓手机,分析师也会为了在最后期限完成工作而加班,但大部分人都会在晚饭前或者家人入睡前回家。如果他们厌倦了自己的工作,他们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 调换部门,而不是换一个东家。

    古德奈特说,最重要的是,他的价值观催生了持久性、连续性和奉献精神;对SAS公司而言,商业周期与之毫不相干。硅谷的人总是雄心 勃勃——时刻准备着加入周围最热门、最酷的新兴公司,如果这家公司将来会上市就更好了——SAS公司的员工早就身处其中了,他们更乐意过隐居的生活。公司 里大多是北卡罗来纳州的人。他们比较传统。他们信任社区(尽管84%的员工是白人,但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艾德考克说,SAS公司“从来都不喜欢 人云亦云,比如说‘其他所有人都在这样做,那我们也这样做吧’”。SAS公司出资聘请了两位艺术家,其理念是丰富多彩的艺术品能激发创造力。因为没有首次 公募和股票期权,SAS的员工不会变得像老板一样特别富有,但其他方面的薪酬还是值得的。因此,至少没什么好争论的——在SAS公司,证据就在甘薯布丁 里。

    2000年高科技泡沫大肆膨胀之际,SAS公司的确考虑过上市问题。它将给公司带来数十亿美元的资产折现力,许多员工会成为百万富翁——而 且还能让古德奈特成为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他启动了相关的准备工作——例如,请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做顾问——但在到达华尔街之前,他停止了这项工作。他认为代价太大了——此举会给SAS带来威胁,使之受到公共市场疯狂状态的影响。“事实 上,”古德奈特说,“大部分上市公司的CEO希望他们管理的是私营公司。”SAS公司中几乎没有人回顾过去。大多数人认为,在过去一年半的经济动荡中,他 们老板沉着冷静的应对证明,他让公司保持私营状态是正确的。

    如果他当初带领公司上市,也许就再也没有家喻户晓的周三免费M&M糖果了。SAS公司的这一传统形成之初,公司只有7名员工。如 今,公司里到处都是瓶瓶罐罐。公司一年消耗的各种糖果达22.5吨,相当于每位员工平均消费11磅(一半是纯糖果,一半是花生糖——当然指的是 M&M糖果,而不是公司员工)。实习生和来访的记者似乎吃掉了大部分。这些M&M的市场价格大约是21.6万美元,但公司是以批发价购入 的:去年花了71,225美元。结果呢?在SAS工作是个非常甜蜜的职业。

    译者:钱志清

 

600多人的博客队伍

    午餐吃什么?就在几周前,SAS公司提供补助的菜单中还有Austin Blues BBQ Pulled Pork(售价2.8美元),Chicken Old Ladies on a Bus(售价2.8美元)——以及深受大家喜爱的Pig Pickin Cake(售价1.6美元)。我们之所以了解得这么清楚,是因为这些内容都可以在公司的网站上找到,公布在这里是供大家消费。

    这些菜单是SAS公司内网上最受欢迎的网页。但是,SAS的内网上还有上百个其他网页。有8位员工更新每日新闻和日常信息,如注射流感疫苗 或者Windows 7的升级。这里甚至还有一些新闻报道:有关《值夜班》的系列报道,它采访了那些在晚上让公司园区保持运转的员工。

    600多位员工开设了自己的内部博客。通常他们都用博客谈论自己的工作。克里斯·赫梅丁格(Chris Hemedinger)的博客名叫《闻起来像木头》(Smells Like a Log),其中包括SAS编程语言的冷僻用法等内容。还有一个博客讨论SAS如何帮助Kogi State University研究“坚果储藏的效果、坚果的大小,以及通过浸泡让坚果发芽”。(它的点击量达到了510次!)

    尽管这种有些冷门的讨论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它们反映出的文化凝聚力却引人注目。戴夫·托马斯(Dave Thomas)在一年前出任社交媒体经理这个新职务时说:“无论你想与大家分享多少信息,我们总在设法建立联系。”即便是与坚果发芽有关的信息。 ——DAVID A. KAPLAN

9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wgphd 2013-12-31 17:22
zan
引用 liancj2013 2013-11-21 13:14
SAS is a very excellent stat software and has been ranked the best emplyer in the world for years.

查看全部评论(2)

热门频道

  • 大数据
  • 商业智能
  • 量化投资
  • 科学探索
  • 创业

即将开课

 

GMT+8, 2017-4-29 00:03 , Processed in 0.689069 second(s), 26 queries .